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策文件

《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总体规划》

发布时间:2019-11-08 16:41
字体:    
视力保护色:
 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

 

总体规划

2019年10月


  

前言 7

第1部分  总则 8

1.1《规划》编制背景 8

1.2保护区建设的重要意义 9

1.3《规划》编制的政策法规依据 9

1.4《规划》编制的指导思想 11

1.5规划性质与规划期 12

第2部分  闽西客家文化 13

2.1客家文化 13

2.2闽西地理环境、建置沿革 14

2.3闽西客家文化 17

2.4闽西客家文化的表现形态 23

2.5闽西客家文化的特征价值 29

第3部分  保护区文化生态保护现状 33

3.1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现状 33

3.2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现状 35

3.3自然遗产保护现状 35

3.4红色文化保护现状 36

3.5学术研究状况 36

3.6基础设施建设状况 37

3.7文化与旅游融合状况 38

3.8政府与社会保护意识 38

3.9存在问题 40

第4部分  总体思路 42

4.1总体目标 42

4.2主要任务 42

4.3工作原则 45 

4.4规划思路 46

第5部分  保护范围与对象 48

5.1保护范围 48

5.2保护格局 48

5.3保护对象与内容 51

第6部分  保护规划 70

6.1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规划 70

6.2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保护规划 74

6.3重点区域保护规划 90

6.4传统工艺保护规划 152

6.5传统表演艺术与体育、游艺保护规划 176

6.6民俗保护规划 193

6.7民间文学与方言保护规划 211

6.8非物质文化遗产学校教育规划 215

6.9文化交流传播规划 222

6.10社会宣传教育规划 226

6.11客家文化研究规划 230

6.12客家文化数字化保护规划 234

6.13基础设施建设规划 235

6.14文化旅游融合规划 238

第7部分  实施步骤 249

7.1近期(2019—2025) 249

7.2中期(2026—2030) 258

7.3远期(2031—2035) 264

第8部分  保障措施 267

8.1工作机制保障 267

8.2政策法规保障 270

8.3经费保障 271

8.4人才队伍保障 271

附录 273

1.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主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简介 273

2.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主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简介 310

3.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首批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简介 328

4.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主要文物保护单位表 380

5.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主要革命遗址及革命纪念建筑物表 389

6.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历史文化名城、街区、名镇、名村表 400

7.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传统村落表 402

8.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表 405

9.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国家公园表 406

图1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区位图 407

图2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布局规划图 408

图3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主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分布图 409

图4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主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分布图 410

图5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首批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分布图 411

图6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首批传习所(点)分布图 412


  言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任务。客家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更好地保护传承发展客家文化,2017年1月文化部批准福建设立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实验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和《关于加强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的指导意见》《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管理办法》等相关文件要求,特编制《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总体规划》(简称《规划》)。


第1部分  总  则

1.1《规划》编制背景

闽西是福建西部的简称,本规划的闽西地理范围是指古“汀州八县”,即保护区的保护范围,包括福建省龙岩市的长汀县、上杭县、连城县、武平县、永定区和三明市的宁化县、清流县、明溪县。

闽西是客家祖地,文化遗产密集丰富、存续状态良好,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学、艺术、科学价值。闽西也是原中央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人民军队成长壮大的重要区域,留存着丰富的红色文化。但是,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转型变迁,闽西文化遗产所赖以保存、生存的环境也日益受到冲击,一些依靠口传心授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逐渐消失,一些珍贵的文物、建筑遭受损毁,一些历史街区、传统村落的整体格局和历史风貌受到破坏。有鉴于此,亟需对闽西客家文化给予整体性保护。

习近平总书记十分关心客家文化的保护交流。2000年11月,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出席世界客属第十六届恳亲大会,“五洲客家音,四海桑梓情”的致辞一直激励着海内外客家人弘扬和践行爱国爱乡的客家精神。2010年2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视察永定客家土楼时留下殷切嘱托:“要把祖先留下的这份珍贵遗产守护好、传承好、运用好。”2016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就推进两岸文化交流作出重要指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植根在两岸同胞内心深处,是两岸同胞的‘根’和‘魂’。”2016年,福建省将建设客家文化生态保护区纳入《福建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

1.2保护区建设的重要意义

建设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对于客家文化的整体保护、活态传承和持续发展;对于弘扬客家文化精神,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全面提升人民群众的文化素质,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对于增强文化凝聚力、促进文化认同,维护社会和谐、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对于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促进闽西地区实现“五位一体”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长远的历史意义。

1.3《规划》编制的政策法规依据

1.3.1主要文件

《保护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公约》(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1972);

《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2003);

《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伦理原则》(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2015);

《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国务院办公厅,2005);

《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国务院,2005);

《关于加强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的指导意见》(文化部办公厅,2010);

《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2011);

《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2017);

《“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文化部,2017);

《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国务院办公厅  文化部 工业和信息化部 财政部,2017);

《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管理办法》(文化和旅游部,2018);

《关于促进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的指导意见》(文化和旅游部等17部门,2018);

《关于大力振兴贫困地区传统工艺助力精准扶贫的通知》(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2018);

《文化和旅游规划管理办法》(文化和旅游部,2019);

《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福建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议通过,2019);

《福建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福建省人民政府,2016);

《龙岩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龙岩市人民政府,2016);

《三明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三明市人民政府,2016)。

1.3.2其他文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等八部法律的决定》第二次修正,2019);

《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国务院,2008);

《关于切实加强中国传统村落保护的指导意见》(住房城乡建设部  文化部国家文物局  财政部,2014);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修订通过,2017); 

《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修订通过,2015);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国务院,2016);

《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中共中央  国务院,2018);

《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中共中央  国务院,2018)。

1.4《规划》编制的指导思想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充分尊重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贯彻新发展理念,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保护传承的基础上推动客家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落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和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方针;坚持保护优先、整体保护、见人见物见生活理念;发挥政府主导、群众主体、社会参与作用,形成共同保护的生动局面,建设好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

1.5规划性质与规划期

本规划为文化保护专项规划,各级政府应将本规划纳入当地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要与相关的生态保护、环境治理、土地利用、旅游发展、文化产业等专门性规划和国家公园、国家文化公园、自然保护区等专项规划相衔接。各级政府要将保护区建设经费纳入本级财政预算。

规划期为2019—2035年,分三个阶段组织实施。 


第2部分  闽西客家文化

2.1客家文化

2.1.1客家

客家是中华汉民族大家庭的一个支系。客家民系经过了一个从唐末至宋元的形成、明代的发展,明末清初以来不断向海内外播迁中再发展的历史过程,也经历了从赣南到闽西到梅州再到世界各地的不断拓展的空间过程。

客家民系的形成与中原汉人多次南迁关系密切。两晋时期,北方战乱,大批中原汉人举族南迁至长江流域,其中一部分中原汉人渡过长江到达江西北部并深入到闽粤地区。唐末五代,为躲避安史之乱、黄巢起义的大批汉人,迁往相对安宁的闽粤赣交界地区,在区域开发的历史进程中,与土著、原住民相互融合,成为客家先民。宋室南渡及宋末,大批中原汉人再次迁往闽粤赣交界地区,与当地土著和少数民族交融而形成新的独特群体——客家民系。宋末元初,在闽粤赣地区畲汉联合抗元斗争中,客家民系得到进一步发展。

明清时期因人口增殖、生存空间不足和重大历史事件等原因,特别是受明清交替的动荡、太平天国运动以及鸦片战争的影响,客家人开始频繁迁徙。明末清初许多客家人随郑成功迁移台湾地区。清初,一部分客家人因朝廷通令沿海居民向内地迁移而回迁赣南,一部分随“移湖广填四川”的移民运动而迁往四川等地。清康熙统一台湾后,海禁渐松,闽粤客家人再度掀起渡台热潮。太平天国运动后,许多客家人又开始向粤、赣、浙、桂、川、琼等地和台湾地区大量迁徙,也开始向东南亚各国家地区移民。

目前,全世界认同客家人身份或有客家血统的人口数量约1亿人,主要分布在中国大陆的福建、江西、广东、广西、四川、贵州、湖南、海南、浙江等省份,以及台湾地区,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东南亚和欧美等国家地区也有客家人的聚居地。客家民系经过不断发展,终于成为在世界上分布范围广泛、影响深远的汉民族优秀民系支系之一。

2.1.2客家文化

客家文化是中华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它是唐末以来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南迁汉人携带来的中原文化在赣南、闽西、粤东的山地环境中与土著、百越文化多次交融、层层积淀而形成的汉族民系文化,是客家人在适应闽粤赣环境以及与自然、历史互动中所创造的一切社会文明成果。它包括客家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是客家人创造的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客家人习得、传承自身文化传统的方式、思想和观念等。随着客家人的迁徙,客家文化传播到大陆各地、台湾地区、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以及东南亚和世界众多国家地区,成为维系客属港澳台同胞、世界客属华侨华人文化认同的精神纽带。

2.2闽西地理环境、建置沿革

2.2.1闽西

闽西是一个区位名称,当代通常指福建省的西部地区。《规划》所使用的闽西概念,专指古代汀州府的行政区域,即古汀州所管辖的长汀、宁化、上杭、武平、清流、莲城(今连城)、归化(今明溪)、永定八县,通称“汀属八县”。

汀州建置始于唐并沿用到近代,是历史上福建“八闽”的组成部分。“汀属八县”是历代闽西客家人生产生活的聚居地,是客家民系、客家文化发展、成熟的核心区。

2.2.2地理环境

闽西客家文化是在较为封闭的山地丘陵环境中形成的。闽西西北紧靠赣南,西南与粤东接壤,东南毗邻漳泉(闽南),是闽粤赣三省交会之处。宁化、长汀、武平西面的武夷山脉南段,将闽西与赣南隔离,其中多处隘口成为闽西客家与赣南客家的交流通道。东面的博平岭,将永定与闽南的平和、南靖等县隔开。南面的永定、上杭、武平与粤东接壤,通过汀江航道、山路与粤东客家交流。境内以高山、丘陵地貌为主,地势东北高西南低,山系主要由武夷山脉南麓、采眉岭山脉、玳瑁山脉、博平岭等多条东北—西南走向的山脉,以及近于南北走向的松毛岭组成,平均海拔652米,千米以上山峰571座,山地面积占总面积近八成。由汀江及其多条主要支流沉积成连城、长汀、河田、上杭等几个较大盆地和若干河谷小盆地,这些大小盆地为闽西客家聚族而居提供了天然环境。

境内长达328公里的汀江,贯穿闽西,向南流至广东省大埔县三河坝,与梅江、梅潭河一起汇成韩江,并继续南流至潮汕入海。汀江及其支流共同构成水量充沛、溪河密布的水系网络,对发展客家农业、运输业等经济生产,与赣南、粤东的经济文化交流发挥着重要作用,被海内外客家人尊称为“客家母亲河”。

闽西属低纬度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夏季长、冬季短,受西太平洋暖湿气流和山地围裹的特定地形影响,地域年平均气温为18℃-20℃,年均降水1600-1700毫米。境内矿产资源、水资源、地热资源和动植物资源丰富,为客家文化的形成发展奠定了良好的自然生态基础。

2.2.3建置沿革

闽西古属闽越地,西晋太康三年(282)置新罗县(县治在今长汀县东南),属晋安郡。唐开元二十四年(736)置汀州,辖长汀、黄连、新罗3县。天宝元年(742)汀州改为临汀郡,黄连县改名宁化县。乾元元年(758)临汀郡复名汀州。大历十二年(777)龙岩县改属漳州。五代南唐保大六年(948),汀州管辖长汀、宁化2县。北宋淳化五年(994)上杭、武平升场为县,元符元年(1098)置清流县,南宋绍兴三年(1133)置莲城县,时汀州辖长汀、宁化、上杭、武平、清流、莲城6县。元至元十五年(1278)升为汀州路。元至正六年(1346)改莲城为连城。明洪武元年(1368)改为汀州府。成化六年(1470)置归化县,成化十四年(1478)置永定县。历史上,一般将长汀、宁化、上杭、武平、清流、连城、归化(后改为明溪)、永定八县称为“汀属八县”,其建置一直延续到1913年废府。

规划中的闽西是指现今龙岩市的长汀、连城、上杭、武平县和永定区,三明市的宁化、清流、明溪县,共计八个县(区)。面积1.94万平方公里,人口292.1万人,居民以汉族为主,全区通行客家方言。

2.3闽西客家文化

闽西客家文化经历了唐五代至宋末形成、元明清发展壮大的历史过程,是客家先民自唐宋以来在闽粤赣交界这片山地上与当地土著、少数民族不断交流融合而形成的具有共同地域、经济、语言、信仰、文化的客家民系文化。

(1)闽西客家共同的生活地域

闽西独特的地理环境孕育了闽西客家文化。武夷山脉南段将闽西与赣南隔离,但其中多处隘口成为闽西客家与赣南客家的交流通道。东面的博平岭与闽南的平和、南靖相对隔开,成为闽南民系与客家民系的过渡地带。南面的永定、上杭、武平与粤东接壤,形成了闽粤赣客家地理文化带。历代客家先民从武夷山南麓的低平隘口不断进入闽西,唐开元年间,汀州约有0.468万户。唐末因黄巢起义,客家先民为躲避战乱陆续进入闽西,至北宋时汀州多达8.1万户。宋室南渡大批客家先民又进入闽西,其时汀州户数猛增到22万户,汀州行政区因此而扩大,辖长汀、宁化、上杭、武平、清流、莲城6县。汀州置州由唐至南宋已有400多年历史,稳定的生活环境、人口的增多、行政区划的增加,为客家民系的形成奠定了良好基础。明成化六年(1470)置归化县(今明溪),成化十四年(1478)置永定县,到清道光年间,汀州府发展到150多万人口。闽西客家人在这块相对封闭的闽粤赣交界的山地生活了千年,在与历史、自然的互动中创造了山地经济形态和闽西客家文化。

(2)闽西客家共同的经济基础

汀州自唐代设置州郡,是福建设州郡较早之地。宋代开始,闽西这片土地得到了较好的开发。客家人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修陂筑圳,引水灌溉,发展农业,其中不少是民众自筹建筑的水利工程,如长汀的张家陂、宁化的吴陂、上杭的梁陂、定光陂等。作物栽培也有新成就,成功引种畲禾,提高水稻产量质量。汀州是全国六大金矿之一,又是银的重要场地。长汀、上杭、武平、宁化都有金银铜铁矿场,矿冶业在汀州经济结构甚至在全国矿冶业中占有重要地位。宋代开辟汀江航道连接广东的韩江并直达潮州出海口,“潮盐”和其他海产溯韩江、汀江而来,销往汀州、赣南等地;汀州的木材、毛竹、土纸、农产品等顺流而下,经潮汕销往各地。汀州由此成为闽粤赣边区的商贸重镇,其繁荣“不减江浙、中州”,与粤东、赣南客家地区实现了互通的连片经济区。明清时期,闽西所制造的玉扣纸、连史纸远销全国各地。五口通商后,玉扣纸畅销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暹罗(泰国)、菲律宾、日本等国家和地区。清代以来,闽西客家烟草业崛起,条丝烟成为外销的大宗商品,永定、上杭是著名的条丝烟生产基地,尤以永定最为著名,近代销往全国、远及南洋。木材、毛竹、土纸、烟叶、兰草、矿产等,是闽西山地经济的主要产品。

(3)闽西客家共同的民间信仰

闽西客家受闽越族“好巫尚鬼”传统以及周边民系的影响,流行蛇、石、树等自然崇拜。“没有汀州府,先有蛇王宫”,长汀有灵蛇山、灵蛇庙、蛇王滩等。宁化的“石佛庵”缘起于宋代灵石的故事。长汀四都镇渔溪村至今传承“打石公菩萨”习俗。这些都是客家先民图腾崇拜、自然崇拜的遗存。宋代汀州已有中原正统佛教,建有开元禅寺、东禅寺、禅林寺等。佛教、道教与闽西特定的虎蟒为害、瘴疠成疫的自然环境与寇乱危害的社会环境相结合,产生了新的民间信仰。五代、宋,定光佛(郑自严)因其生前有功于民众,圆寂后被奉为神,并经宋朝皇帝封谥为“定光圆应普慈通圣大师”。同时,客家人还创造了当地人伏虎禅师、欧阳真仙等民间仙佛。这些仙佛源自于闽西偏僻的山地环境,被赋于伏虎除蛟、祈雨祷晴、消灾除疫、平寇安民的功能。从北宋初至南宋末,一种融合土著巫术、自然崇拜、道教、佛教的以定光佛为代表的民间信俗,以汀州为中心,向赣南、赣中、粤东、粤北等地迅速传播。定光佛成为客家人的共同保护神,是闽西客家民系自我意识确立的反映,是客家民系形成的重要标志之一。此外,闽西客家还流行惠利夫人、何仙姑等信俗。

(4)闽西客家的共同方言

方言是民系形成的重要标志。语言学研究表明,唐朝安史之乱、黄巢起义之后,大量中原南迁汉人跨越长江进入江西,形成了以中原古汉语为底层语、吸收当地土著语言因子的赣方言,并逐渐从中原古语中分离出来。而客赣方言的再次分家,则在两宋之间客家先民大量越过武夷山脉进入闽西地区之后。闽西客家方言保留了一些唐之前的古汉语,更多的是保留了宋元时期这一历史层次的汉语,同时吸收了当地土著、少数民族的语言,形成了不同于赣方言的闽西客家方言。闽西客家方言随着客家人的迁徙,因地域不同而有所变化。

(5)闽西客家崇文重教的风气

汀州于宋初创立州学,经四次重修,建成新的大成殿、御书阁、明伦堂等设施,规模庞大,功能齐全。各县也先后建立颇具规模的县学。书院是具有学校、讲学、祭祀等功能的文化机构,是衡量一个地方文教是否发达的重要标志。南宋汀州建有卧龙书院。民间也建有不少书院,如连城有仰止亭、丘氏书院等。闽学鼻祖杨时的学生罗从彦曾在连城讲学,传播理学,汀州也培养出本地理学士人杨方等。官方还建立理学先生公祠,祭祀程颢、程颐、朱熹、张载以及当地的理学家。理学的传播推动客家文教、宗族社会的发展,使敬宗睦族、崇文重教成为闽西客家文化的两大主要特征。

明清时期,闽西各族群举全族之力设立学田、举办书院,培养本族子弟。客家人对学有所成或中举登科的人士,在祠堂前竖起石旗杆以表彰励志。明清两代,汀州进士中举率按户数比例在全省名次大幅升高,明代名列全省九个行政区的第六。清代排在福州、泉州、漳州之后,名列全省第四。闽西雕版印刷始于宋,崛起于明中叶,盛于明末清初。连城四堡在清初就成为中国南方雕版印刷的重要基地。四堡雾阁邹氏和马屋马氏是刻书业的两大家族,其特点是刻印书与贩书兼营。清末,四堡书籍仍畅销全国各地。

闽西客家崇文重教的价值观,首先是实现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行仁义事,存忠孝心”“干国家事,读圣贤书”成为普通客家人的家训;其次,读书是为了提高文明程度,如“耕可养身读可养心”,“知书识字之人,纵置身农工商贾之途,亦有儒者气象,庶不辱我诗书礼仪之乡”等名言被载入族谱以教育子孙;但也不排除所谓“士知读书尚礼,俗重登科取名”的读书求贵、光宗耀祖的内在动因。

(6)闽西客家的宗族文化

宋代闽西理学初兴,明代王阳明在客地推行心学。在程朱理学、陆王心学的双重推动下,明代闽西客家宗族组织不断成熟,特别是明中叶之后,“家家建追远之庙,户户置时祭之资”,客家地区出现了众多祠堂,保留至今的著名祠堂主要有巫罗俊怀念堂(宁化,青州公祠)、李氏大宗祠(宁化)、马氏家庙(连城)、苏氏峻夏祠(永定)、张氏宗祠(上杭)、吴氏宗祠(永定)等百来座。清代,影响较大的祠堂有邹氏定敷公祠(连城)、李氏大宗祠(上杭)、张氏家庙(宁化)、傅氏祖祠(连城)、赖氏宗祠(上杭)、廖氏宗祠(永定)、黎氏宗祠(长汀)、裴尚书门楼(清流)、戴氏家庙(长汀)、魏氏祖祠(永定)等。2013——2014年全省宗祠文化资源普查,保护区内现存宗祠家庙超过2560座。

闽西客家宗族文化包含祠堂、祖墓、祭祀、族谱、家训、族田等文化要素。祠堂是祭祀祖先、缅怀祖德、崇先报本、继承功业的教育场所,“太原郡伊氏”“陇西郡李氏”“汝南郡周氏”等的族谱、堂号承载着客家人慎终追远、根在中原的文化内涵,“忠孝廉节”“忠信孝悌”等家训族规体现客家人家国一体的伦理精神。至今,各大姓氏如巫氏、李氏、丘氏、张氏、吴氏、胡氏、傅氏等以及各大小祠堂,都开展祭祖活动,还举办规模盛大的世界客属祭祖活动,传承优秀家训家风、促进社区社会和谐、增进港澳台同胞和海外侨胞心灵契合。

(7)闽西客家的迁徙传播

经过数百年的繁衍生息,闽西出现了人多地少的局面,部分客家人开始向外地迁徙。清初闽西客家或倒迁赣南,或随“湖广填四川”移民四川。另外,闽西客家也有向赣西北、浙西南、广东、广西移民的。

明末清初客家人随郑成功收复台湾而定居台湾,如永定的江氏、武平的魏氏等家族。清朝统一台湾后,闽粤客家掀起渡台热潮。鸦片战争后,闽西、粤东客家人大量移民台湾。据研究,台湾客家人大部分是从闽西、粤东祖籍地迁往台湾。李氏、张氏、丘氏、赖氏等台湾同胞后裔,其祖籍地是闽西,每年都有成千上万人回乡祭祖扫墓。

闽西客家海外移民始于明代。康熙年间,永定有胡、李、曾、游、马等诸姓下南洋。1775年,在马来西亚的闽粤赣客家人就创立“广东暨汀州会馆”,可见闽西客家人侨居外国者为数不少。太平天国运动、土客械斗等,也使部分客家人选择了海外移民。鸦片战争后,闽西客家人沿汀江、过韩江抵汕头远渡重洋,到达世界各地。闽西客家人移民地比较集中于东南亚,美国、古巴、南非、荷兰、英国、法国等百来个国家和地区也有客家人聚居地。

闽西在地理上贯通闽粤赣边界、在客家文化发展上承前启后,是客家民系形成、成熟、发展的客家祖地。客家先民自唐宋以来从赣南越过武夷山进入闽西,在闽粤赣交界这片土地上与当地土著、少数民族经过长期不断的交流融合而形成了具有共同地域、经济、语言、信仰、文化的新汉族民系文化——闽西客家文化,又从闽西传播到大陆各地、台湾地区、港澳地区,以及世界众多国家地区。闽西客家文化是闽西客家人在闽西特定的地理环境中、在与历史和自然的互动中创造出来的物质和精神财富的总和,是客家人生产生活智慧的结晶。

2.4闽西客家文化的表现形态

非物质文化遗产、物质文化遗产是闽西客家文化的主要载体,也是闽西客家文化的表现形式。

(1)客家方言、民间文学。客家方言在南宋时期初步定型。其语音词汇在继承古汉语的基础上,发生了有规律的变化,保留了较多的两宋词汇音韵成分,是研究古代汉语的“活化石”。客家方言与客家民间文学息息相关。客家民间文学有传说、故事、笑话、童谣、谚语、楹联,还有山歌歌词、戏曲剧本等,这些民间文学反映了客家人的生活智慧、理想追求,体现了客家人为人处世的道德准则和价值观念,具有很高的文学水平,特别是客家山歌歌词继承发展赋比兴手法,使客家山歌充满清新优美的意境、鲜明生动的形象。

(2)宗族文化。闽西客家人有着强烈的慎终追远的寻根意识以及忠孝廉节的家国情怀,极为重视敬奉先祖,和睦宗族,报效国家。闽西客家各姓氏重视族谱的修纂,宗祠、祖墓的修建与祖图的保存,重视祭祖墓、祭祠堂等习俗的传承。闽西客家族谱、宗祠厅堂楹联里,都蕴含着丰富的家训族规文化,客家人将之视为家风的基础、家族传承发展恒久不变的精神规则。世界客属公祭长汀客家母亲河·汀江大典、世界客属石壁祭祖大典、上杭李氏大宗祠祭祖大典等为代表的祭祖仪式,千家万户的宗祠家祭拜祖先、扫祭祖墓活动以及各种大型祭祀活动,都证明了闽西客家地区是中国保留宗族文化最完整、活动最兴盛的地方之一。

3)民间信俗。闽西客家民间信仰属多神信仰,各种信仰和平共处,其规模和影响远远超过制度化传统宗教。民间信仰有动物崇拜、植物崇拜、关帝崇拜、定光佛崇拜、公王和伯公崇拜、祖先崇拜、土地崇拜以及众多的人格神、行业神崇拜。由多神崇拜而形成的民间活动形式多样。如各地定光佛、伏虎禅师、欧阳真仙、田公元帅、魏侃夫、五谷真仙、惠利夫人等信俗,都开展各具特色的火热的庙会活动。客家地区自古以来就有“歌舞媚神”“演戏酬神”的传统,庙会期间有演戏及表演各种民间艺术,同时也有“上刀山,下火海”等民俗绝技,娱神娱人,为枯燥贫乏的乡村生活注入了活力。庙会活动时观众亲友云集,热闹非凡。各种庙会成了百姓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民间信俗活动既调适人的生活和心理,又使社会生活和谐有序,其客观效果是全民狂欢。丰富多彩的民间信俗活动体现了客家人独特的人生哲学、信仰心理和价值取向,尤其是泛神泛灵崇拜意识,体现了客家人对生命、对自然的敬畏之情。

(4)岁时民俗。闽西客家岁时民俗广泛存在于生产、服饰、饮食、居住、婚姻、丧葬、节庆、娱乐、礼仪、信仰等方方面面,形成了“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丰富独特的民俗风情。闽西客家地区流传着火热、古朴、盛大的节庆民俗活动,尤以元宵节庆为盛。如罗坊走古事、姑田游大龙、赖坊狮龙会、温郊地滚龙灯、延祥灯会、坎市“打新婚”、抚市“出魁”闹元宵、下洋游花灯、高陂“迎春牛”等。这些元宵节庆与贯穿全年的作大福、百壶宴、游大粽等民俗活动,闹春田、犁春牛、保苗祭等生产习俗,共同构成丰富多彩的闽西客家岁时节庆民俗活动。其中姑田游大龙被称为“天下第一龙”,2012年成功打破游行花车吉尼斯世界纪录,罗坊走古事则有“客家山村狂欢节”之誉。闽西客家岁时民俗以其规模盛大、古朴热烈和充满浓郁的乡土气息而为世人所瞩目。

(5)传统建筑。世界文化遗产土楼,以及汀州古城、培田古民居建筑群、赖坊古村落和众多的庙阁、牌坊、廊桥、石拱桥等,与传统村镇布局、客家土楼营造技艺、传统建筑营造技艺等构成了独特而丰富的闽西客家建筑文化。世界文化遗产土楼与“九厅十八井”民居交相辉映,是客家民居的经典杰作,也是世界建筑的瑰宝,体现中国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天人合一”思想。同时,每一座建筑都是一部客家人的生活史、家族史,体现了客家人“大家庭、小社会”的社会伦理观念。

(6)传统印刷、造纸。连城四堡是明清时期全国四大雕版印刷基地之一。现存下来的书坊建筑群、书籍、雕版工具,以及雕版印刷和造纸技艺,构成中国保留最完整的雕版印刷文化宁化还保留着与族谱印刷相结合的木活字印刷技艺。用竹材料与独特工艺制成的连史纸、玉扣纸,达到中国竹纸制作工艺最高水平,有“寿纸千年”之美誉,是书画和印刷的最佳用纸。连城连史纸产地成为杭州西泠印社的产业合作基地,全国有多家图书馆使用连史纸修复古籍。古书坊建筑群、雕版印刷技艺、活字印刷技艺、连史纸和玉扣纸制作技艺等,共同见证了中国印刷术、造纸术的两大发明,也是客家人崇文重教、耕读传家的生动体现。 

(7)传统表演艺术、体育。闽西保留了源于明代的上杭高腔木偶戏、乱弹木偶戏,源于清代的闽西汉剧、宁化祁剧、采茶戏,还有道教神戏和民间小戏;保留了客家十番音乐、客家山歌、鼓吹音乐、公嫲吹、连城大乐等传统音乐;保留了九连环、打船灯、舞龙灯、竹马灯、打花鼓、五经魁等传统舞蹈;流传民间歌谣、儿歌等客家歌谣,以及竹板歌、南词说唱等客家曲艺;流传连城拳、上杭女子五枚拳、上杭钟家拳、上杭罗家拳等地方特色鲜明的拳术。闽西客家十番音乐在发展中不断吸收融合了当地畲瑶古乐、汉剧、采茶戏、木偶戏音乐甚至宗教音乐等,形成艺术积淀深厚和曲调丰富的民间音乐。以西皮、二黄为主的闽西汉剧吸收了木偶戏、民间小调、吹打乐、佛教和道教音乐,形成独具风格的戏曲音乐,其独特的真、假嗓结合的唱腔表演艺术令人叫绝。客家山歌、客家十番音乐等在革命战争时期发挥了宣传革命道理、鼓舞群众斗志的积极作用,是民间传统艺术与红色革命斗争紧密结合的成功范例。闽西客家传统艺术、体育丰富多彩、形式多样、表现独特,深深扎根于民众生产生活之中,为广大民众所喜闻乐见。

(8)传统美术。明代闽西约有20余位书画家,是闽西书画发展期,其中李源在闽粤地区有一定知名度。清康熙至乾隆年间是闽西书画的高峰期,名家辈出,有长汀的黎士弘、上官周、上官惠,宁化的黄慎、伊秉绶,上杭的华喦,武平的李灿,清流的郑珏,连城的谢上霁、李森父子等计30余位书画家。其中上官周、华喦和黄慎被称为“闽西三杰”。上官周山水人物画皆擅长,其人物画《晚笑堂竹庄画传》代表了清初线描人物画谱的最高水平。黄慎是著名的“扬州八怪”之一,诗书画皆能,尤擅长人物画,将狂草笔法融入粗笔人物,笔法跌宕起伏,粗犷率意,别具一格,形成了极具个性的写意人物画风。华喦也是“扬州八怪”的代表人物之一,工画、善书、能诗,时称“三绝”,以花鸟画最负盛名,形成兼工带写的小写意手法,既有细节描写的精微性,又不失笔墨上的简逸生动。伊秉绶喜绘画、治印,尤精篆隶。其隶书精秀古媚,超绝古格,使清季书法,放一异彩。闽西客家的木雕发展与书画同步,兴盛于明清。现存明清建筑的斗拱、门楣、窗花、雀替等构件,以及床、橱、桌、椅等家具,各种木造像、贡盒、牌匾额等摆设,是闽西客家传统木雕工艺的见证。1933 年上杭木雕巨匠江必成负责永定胡氏家庙的木雕制作和贴金装饰,至今仍焕发出传统雕艺的魅力。贴黄是一种工序非常精细繁复的竹器制作工艺。方志记载,清代中期以前,上杭的贴黄工艺技压各地、独擅胜场。

闽西近现代有著名的油画家、版画家胡一川,还有著名画家宋省予等。目前,闽西书画院、三明书画院、黄慎书画院以及市、县书法协会等在研究、传承闽西书画艺术,“闽籍书画名家抢救工程”对闽西著名书画家作品进行保护性抢救,但传承保护工作刚刚开始。刻纸龙灯、客家剪纸等在民间传承,上杭木雕、贴黄的传统工艺处于濒危流失状态。

(9)传统饮食。闽西“八大干”( 长汀豆腐干连城地瓜干武平猪胆干、上杭萝卜干、永定菜干、明溪肉脯干、宁化老鼠干、清流明笋干)以及万应茶、客家米酒等体现了特殊的闽西山地饮食文化,有些甚至发展成为特色产业。长汀的白斩河田鸡,连城的涮九品、四堡漾豆腐,武平的象洞鸡、捶鱼,上杭的红烧槐猪肉,永定的菜干扣肉、下洋牛肉丸、高陂四大盘,以及各地的糍粑、捶圆、灯盏糕、芋子包、簸箕粄、发糕、米浆粿等食品,体现闽西客家丰富多样的菜品。猪胆干、擂茶、白鹜鸭药膳,以山野草药来煲汤入菜等,是客家“寓医于食”的养生方式。闽西客家菜系体现原汁原味、美味可口、干鲜兼有的特点,也蕴藏着阴阳相调、四时食养、药膳相济的“中和”思想。

独特性、多样性和完整性的闽西客家文化表现形态,展现了客家文化传承中华文化的深厚内涵和鲜明的山地文化特色。

2.5闽西客家文化的特征价值

闽西客家人传承并弘扬慎终追远、敬宗睦族、耕读传家、践行忠孝、坚毅果敢、吃苦耐劳等优秀中华文化,积淀荟萃成为客家精神,主要表现在爱国爱乡、艰苦奋斗、崇文重教、和合团结、开拓进取五个方面。

(1)爱国爱乡

家国一体是儒家文化在闽西客家文化的具体表现。各姓氏的祠堂、谱牒、祖图、祭祖仪式等都表现了客家人慎终追远、敬宗睦族的伦理观念。客家各姓氏的族谱,都明确载明自己的祖先来自中原,是中华汉民族的后裔,显示了强烈的文化认同意识。由家而国,家国一体。客家人的祠堂、族谱上无不写着“忠孝廉节”“仁义礼智信”“读圣贤书,干国家事”等儒家思想的家训,教育勉励后人从小就要有爱家、爱乡、爱国的家国情怀。根在祖地、魂系中华是客家文化的精神内核。

客家人在不断迁徙中锤炼出百折不挠、勇于拼搏、历难弥刚、坚韧自强的意志品质。当这种意志品质与忠义思想、国家观念相结合时,就会产生出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忠烈之士。纵观历史,客家先贤们践行忠义、保家卫国的事迹特别多,尤其在国家、民族危难关头挺身而出甚至献出生命,表现出崇高的爱国精神和民族气节。

(2)艰苦奋斗

闽西客家人长期生活在崇岗复岭、深溪窈谷蛮荒偏僻山区,同时又要与土著、少数民族涵化融合,在艰苦的自然环境和复杂的社会环境中,他们披荆斩棘、吃苦耐劳、辛勤耕作,白手起家,建立起自己的美好家园。闽西客家人在向外移民中,也是凭着坚韧不拔、艰苦创业的拓荒精神,所到之处,将蛮荒之地变成繁华村镇。“客家开阜”故事在东南亚各地广泛流传。他们在异国他乡靠打工当学徒生活,省吃俭用、一步一个脚印坚持不懈地奋斗,最终成为事业成功人士。客家妇女勤劳俭朴、善良贤淑,“四头四尾”“女功男功皆兼之”,里外一把手,以至于人们称赞客家“妇女之贤劳,竟为天下各类之所未有”。客家人幸福家庭的建立、各种事业的成功,离不开客家妇女之贤劳。客家人吃苦耐劳、坚韧不拔、艰苦奋斗的精神告诉人们:幸福是奋斗出来的。

(3)崇文重教

崇文重教、耕读传家是建立在农耕文明基础之上,经过理学的传播、宗族社会的发展而逐步形成的。在封闭的山区环境中,读书出仕是客家人特别看重的出路。客家人的劝学理念渗透到童谣、故事、传说、民谚、民谣、戏曲、游戏、楹联、匾额、堂号、祭祀、家训族规等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客家人集宗族之力设立书院培养学子,中举之家可以在家族祠堂前立石旗杆以示激励。宗族的助学、劝学培养了大批的客家精英,推进了社会崇文重教之风,提高了社会文明程度,从而使偏僻的客家山区成为“衣冠文物”“礼乐诗书”的文献名邦。

(4)和合团结

客家山歌中的情歌是男女情感的抒发,但“发乎情,止乎礼”,体现“中和”的传统美学思想。土楼聚落“枕山、环水、面屏”而建,创造了“天人合一”的生态环境;内部是聚族而居的空间结构,体现“大家庭、小社会”的伦理观念。民间游艺如游大龙、走古事等,是个人、群体、社区的社会大聚合,“群和”精神支撑着各种大型民俗活动年年持续不断举行。世界客属恳亲大会、世界客属公祭客家母亲河·汀州大典、宁化石壁客家祭祖大典,无不体现客家人团结合作精神。客家人在与畲族等少数民族的涵化中,相互通婚和谐相处,体现了民族大团结精神。客家人以“和合”的审美观念处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关系,体现了“中和”的审美愉悦与社会和谐的伦理诉求。

(5)开拓进取

客家文化是农耕文化、山地文化的产物,它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保守的一面,表现为客家人耕读为本、崇拜祖先、安土重迁等;另一方面,客家人在辗转迁徙的历程中,在对中原传统文化的承袭与异地新质文化的吸取中,又形成了开放包容的特点。这种保守与开放相辅相成的人文性格,使得客家人在迁徙中既保留了自己的文化特色而又采借新质文化而不断发展。客家人正是以其顽强的生命力和开放包容的气度,善于吸收消化当地原住民文化以及其他先进文化,博采众长、发展创新,以不断开拓进取的精神,从偏僻的山区走向大海,迁徙到世界各地。


第3部分  保护区文化生态保护现状

闽西客家文化生态由非物质文化遗产、物质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及其人文环境、生态环境互相依存构成一个完整的系统。它的特殊性体现在历史人文与自然地理环境中的客家文化与红色文化的融合,并且延续至今,呈现活态的传承。

3.1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现状

保护区已完成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的普查和成果的整理,收集非物质文化遗产线索13.4万条、项目36497个,形成近200册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成果集,抢救性摄录各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影像资料121盘(碟),通过文字、图片、音像资料以及数据库存储等多种方式,初步完成普查资料的数据管理。

保护区内现有闽西客家十番音乐、长汀公嫲吹、闽西汉剧、客家土楼营造技艺、雕版印刷技艺、万应茶、闽西客家元宵节庆和石壁客家祭祖习俗8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另有35项、177项分别列入省级和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保护区内现有市级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76名,其中国家级传承人4名、省级传承人38名、市级传承人34名。在各级政府的扶持下,目前保护区内已建立60个传习中心(所),大部分传承人正常开展传承工作。

随着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等的快速发展,人们的生产生活环境发生巨大变化,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不同程度处于弱化、濒危状态。

由于讲客家话的人群逐步减少,特别是年轻一代出现客家人不会说客家话现象。客家方言的日渐式微影响了客家民间文学、表演艺术等的传承。民间文学如客家歌谣、春联、族谱等文字记录工作做得较好,但口头传承后继乏人。传统音乐客家山歌、十番音乐等尚能在部分人群中传承,由于生产生活的改变,客家山歌缺乏原生态的生命力、创造力。一些音乐、曲艺如宫廷打击乐——十二换、汀州唱古文、客家说唱处于濒危状态。

传统戏剧闽西汉剧、木偶戏主要由市、县数个国有剧团传承,民营传承团体少、观众面不广,传统经典剧目保存不多。传统舞蹈古游傩、五经魁能与传统节日结合开展常态化活动,但传承人群较少。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如舞龙、舞狮、连城拳、五枚拳等只在少数人群中传承,有些项目如母子狮等处于濒危状态

客家民俗如客家祭祖、元宵节、定光佛信俗、田公元帅信俗、惠利夫人信俗等能按传统时间举行活动,但存在着缺少活动资金,缺少系统的资料采集、保存,缺少文化内涵的提升等问题。由于城镇化的快速进程和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民俗活动的参与者有所减少,一些需要年轻人参与的项目如“走古事”等缺少人手。

传统工艺在生产性保护过程中可维持传承,但面临现代技术的蚕食、核心技艺的流失以及产业化的困境。传统技艺文化用品类如雕版印刷技艺、木活字印刷技艺靠政府扶持传承,其生存空间逐步萎缩。食品制作类如闽西“八大干”、传统医药万应茶、连史纸等不同程度向产业发展,除了个别项目发展较好外,大部分项目规模较小,面临着产业化和市场开拓问题。

3.2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现状

保护区内有各级文物保护单位412处、历史建筑427处,其中土楼已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闽西还拥有众多传统文化生态保持较为完整的传统街区、村镇,有中国历史文化名城1个、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18个、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7个、中国传统村落60个,福建省历史文化街区和名镇名村30个、福建省传统村落63个。这些文化遗产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艺术、科学价值和鲜明的闽西客家特色。其中国家级、省级文物保护较好,但相当部分的县级文物,以及相当部分的历史文化名村、传统村落的古民居、历史建筑因资金不足问题尚未得到全面维护。

3.3自然遗产保护现状

龙岩市、三明市森林覆盖率达76%以上。保护区内现有君子峰、梅花山、梁野山、汀江源国家自然保护区4处、冠豸山国家风景名胜区1处、王寿山和上杭国家森林公园2处、汀江国家湿地公园和武平中山河国家湿地公园2处,天鹅洞群和冠豸山国家地质公园2处、紫金山国家矿山公园1处,龙湖国家级水利风景区1处;另有省级自然保护区4处、省级风景名胜区1处、省级森林公园6处、省级地质公园1处、省级水利风景区3处。“客家母亲河”汀江贯穿闽西全境,汇入广东韩江入海,是闽西古代主要的交通动脉。如今,汀江河道通过治理,仍保持着良好的生态环境。

3.4红色文化保护现状

闽西保留着十分丰富的革命遗址和革命纪念建筑物,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7处569个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41处69个点。客家文物与红色文化融为一体是闽西客家文化的特点。各级政府对闽西革命历史文物、旧址保护高度重视,每年都拨出大量经费进行修缮维护,使闽西的红色文化遗产得到较好的保护,但一些县级文物、历史建筑等因缺乏保护经费尚未得到全面保护。一些重点文物保护旧址遭建设性破坏,未能很好原样保存。纪念红色暴动的民俗节日——长汀县南山镇塘背村的“塘背红色暴动纪念日(十月初四)”未引起足够重视。

3.5学术研究状况

龙岩市先后设立了龙岩市客家文化研究会、龙岩学院闽台客家研究院、省客家统战理论研究会、客家文化龙岩研究基地等机构,创办了《环球客家》《客家纵横》等杂志,深入开展客家文化研究,开展对外文化交流。2014年,龙岩学院投入100多万元建立了客家文化与红色文化数据库,成为福建省最大的客家文化数据库。三明市成立三明市客家文化研究院、三明学院客家文化研究所,创办《三明客家》《客家魂》等刊物,出版《三明与客家》《石壁与客家世界》等学术论文集和专著70多部。福建省客家研究联谊会、福建客家研究院在推动客家文化研究、文化交流、文化保护等方面做出积极贡献,出版《客家通史》等学术专著,《客家》杂志、福建省客家研究联谊会网站在海内外产生广泛深刻的影响。截至2018年,福建省共编辑出版近20套客家研究丛书,各类客家文化研究书籍283册。学术研究为客家文化生态保护提供了科学的决策和依据。

3.6基础设施建设状况

2009年以来,龙岩市、县两级投入30多亿元资金,先后建成龙岩市客家博物馆、龙岩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综合展示馆、永定区客家博览园及土楼博物馆、土楼建筑文化展示馆、客家家训馆、家风楼、客家酒文化馆、客家习俗馆、土楼自然博物馆,上杭县客家族谱馆及客家缘文化中心、上杭木偶戏演出中心、武平县客家文博园、连城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长汀县世界客家首府博物馆和汀州客家剧院等场馆,全市现有国有博物馆、展示馆15处,也有雕版印刷、连史纸等专题展示馆多处,民间自筹资金建设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馆(厅)、传习场所30多处。三明市建有宁化县客家博物馆、宁化石壁客家公祠文化园、宁化木活字印刷展示馆、清流灵台山客家文化博物馆等。永定区客家博览园、土楼博物馆、武平定光佛文化园等被国务院台办列为海峡两岸交流基地,在推进对台文化交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各种博物馆、展馆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展示、展演、传承提供了良好的物质载体,但乡镇、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场所尚未得到全面的落实、解决。

3.7文化与旅游融合状况

世界文化遗产土楼、连城培田村等已成为著名的客家古村落文化旅游品牌,姑田游大龙、罗坊走古事、抚市“出魁”等客家元宵节已经成为客家民俗文化旅游品牌,每年吸引了大量的游客观众。上杭古田会议旧址、上杭才溪乡调查纪念馆、中央红色交通线等革命遗址成为红色文化旅游品牌,参加“红色之旅”的学生和群众络绎不绝。龙岩市打造长汀红色旧址群国家5A景区、汀江生态国家风景廊道、梁野山国家5A旅游景区、中山河国家湿地公园千鹭湖4A旅游景区等生态文化旅游品牌。三明市也在着力打造与红色文化相结合的旅游品牌。明溪县滴水岩是红军战地医院旧址,计划投资12200万元打造红色旅游基地。宁化县是中央红军长征的4个出发点之一,着力打造“一地一院一旧居”的红色精品旅游路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梅花山、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冠豸山已是著名的自然旅游景区。保护区内正在逐步打造客家古村落文化、民俗文化、红色文化、生态文化旅游品牌。

3.8政府与社会保护意识

文化生态保护是一件综合性的系统工程,必须由政府主导、群众主体、社会参与,形成合力,才能建设好保护区。

各级政府充分发挥文化遗产保护的主导作用。龙岩市、三明市的各级政府高度重视文化生态保护,成立市级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建设工作领导小组,负责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工作;成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负责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建立四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体系和代表性传承人保护体系,开展濒危项目与老艺人抢救性保护,开展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工作、建立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中心,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学校教育活动,建设客家文化与红色文化数据库,建设非物质文化遗产基础设施。将文化生态保护纳入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通过各种渠道,整合多方力量,加大区域性整体保护、文物保护、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的资金投入。发挥闽西客家祖地文化优势,构建世界客属石壁祭祖大典、世界客属公祭客家母亲河·汀江大典、海峡两岸客家高峰论坛等多种高规格的交流平台。

人民群众发挥了文化遗产保护的主体作用。闽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深深扎根于当地群众之中,如元宵节庆、庙会巡游、春耕习俗等都是民众自发组织开展的,成千上万人参加了各种民俗活动。民营企业、个体小作坊开展各种手工技艺的传承活动,融入生产生活进行生产性保护。许多客家姓氏宗亲成立了协会或理事会,自觉担当起修复祠堂民居等文物、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责任。每年春秋期间,许多海内外宗亲回闽西寻根谒祖,参加客家祭祀活动。成立了省、市、县三级客家研究会、客家联谊会,开展客家文化研究、传播、交流等活动。社会各界自筹资金建设的民间展馆(厅)多达30多处,如连城的匾额馆、连史纸馆、上杭木偶展览室等。

3.9存在问题

文化生态保护形势依然严峻。随着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现代化的快速发展,根植于农业文明的文化遗产受到越来越大的冲击,传统街区、村落的整体格局遭受破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存空间不断受到侵蚀、挤压。农村人口的大量外流造成非物质文化遗产代际传承的断裂,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流失日趋严重,一些口传心授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正在消失。客家方言的传承亟需重视。

文化生态整体保护意识有待加强。文化生态整体保护涉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物质文化遗产、自然遗产的保护以及自然生态、人文环境的保护,工作涉及面广、内容多、任务重,需要各级政府及有关组织的协调配合和广大民众的共同参与。

保护机构需要健全、人员配备需要充实。由于受机构、编制的制约,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管理机构和工作机构不健全,缺乏专职非物质文化遗产从业人员,基层缺员情况尤为严重,影响了保护工作的开展。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经费需要加大投入。整体性保护不仅要保护大量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传承人,还要保护其相关的活动场所,特别是重点区域的整体性保护,需要大量的保护资金,但地方各级财政投入的经费非常有限,造成保护区工作难以开展和推进。

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与乡村振兴、产业振兴、扶贫脱贫相结合工作刚刚起步,客家文化与红色文化的深度融合还在实践探索中,全域旅游的格局尚未形成,生产性保护规模偏小、市场化程度不高、群众受益面不广,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解决。


第4部分  总体思路

4.1总体目标

立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国家发展目标,贯彻落实五位一体全面发展的总体布局按照一个核心”“三大抓手“四个结合”的思路,全面推进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建设。

到2035年,闽西客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体制机制更加科学完善;保护区内非物质文化遗产和与之相关的物质文化遗产、自然遗产得到有效的整体保护传承实践能力明显提高;客家文化深度融入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中,人民群众的文化自信和社会文明程度明显提高;客家文化保护传承与文化创意产业、文化旅游高度融合,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协调发展;客家文化在促进两岸同胞心灵契合、推动祖国和平统一,促进“一带一路”建设的民心相通中发挥更大作用,实现“遗产丰富、氛围浓厚、特色鲜明、民众受益”的总体目标。

4.2主要任务

围绕总体目标,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建设的主要任务为:

(1)完善国家、省、市、县四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体系,有效保护好现有8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35项省级项目、177项市级项目以及县区级项目,项目的传承实践能力明显提高;有效保护好今后新增加的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和重要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推荐、申报一批省级、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

(2)健全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保护机制,有效保护好现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4人、省级代表性传承人38人,以及市级、县级代表性传承人34人;有效保护好今后新增加的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扶持、建设123个传习中心(所),不断培养新的传承人群,建构老中青结合的代际传承梯队。

(3)搞好首批38个重点区域整体性保护工作,继续公布一批新的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经过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实践能力明显增强、物质文化遗产历史风貌保护良好、浓厚的人文环境与美好的自然环境融为一体,建设“见人见物见生活”的文化生态保护区,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助力乡村振兴。

(4)搞好18个大型文化活动,不断挖掘、培育新的文化活动品牌,广泛开展与台湾地区、港澳特别行政区和世界各国的文化交流活动,传播弘扬客家文化,讲好闽西客家故事,扩大闽西客家文化的影响力,促进海峡两岸一家亲、促进“一带一路”建设沿线国家民心相通。

(5)建立传统工艺振兴目录,加大力度扶持一批生产性保护项目,评选、扶持一批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传承传统手工技艺和文化内涵,加强乡村传统工艺传承人群培养,因地制宜发展传统工艺产业,助力乡村产业振兴、助力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实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经济发展、群众受益的双赢。

(6)开展形式多样的社会宣传活动,营造良好的文化遗产保护的社会环境,提高全社会的文化遗产保护意识,依靠人民群众保护文化遗产。深入开展学校教育传承活动,规划期内实现中小学非物质文化遗产进校园、进课堂、进读本的全覆盖,构建幼儿园、小学、普通中学、职业院校、高等院校阶梯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教育体系。

(7)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基础设施建设,建设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综合性展示馆2个,建设一批县区级综合性展示馆和专题展示馆,建设一批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展示馆或民俗馆,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传承活动提供物质载体。规划期内实现每个传习所(点)都有传习场所。

(8)大力做好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研究工作。建设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综合性数据库2个,县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题性数据库8个,以多媒体采集、数字化管理方式记录保存闽西客家文化资源,推进闽西客家文化资源的有效利用。开展闽西客家文化研究、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政策法规等研究,建立完善的闽西客家学学科,力争每年举办一次大型客家文化学术论坛。

(9)坚持保护优先、合理利用、宜融则融、能融尽融原则,充分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成果,培育客家民俗文化旅游、传统表演艺术文化旅游、传统工艺文化旅游、传统中医养生文化旅游、传统饮食文化旅游品牌;利用重点区域保护成果,打造客家传统村落(镇)文化旅游品牌;充分利用客家文化、红色文化保护成果,推进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的全域旅游。

4.3工作原则

(1)坚持以人为本原则。尊重社区、群体和个人保护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权利,维护相关社区群体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进行监督的权利。尊重人民群众作为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的主体地位,依靠人民群众保护传承客家文化,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文化参与感、认同感和获得感。

(2)坚持真实性、整体性、传承性保护原则。坚持保护客家文化内涵和形式的真实性,防止对客家文化的歪曲或滥用。坚持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为核心,结合与之相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物质文化遗产、自然遗产进行整体性保护,优化其生存发展的人文环境。坚持非物质文化遗产融入生产生活中保护,在传承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建设“见人见物见生活”的文化生态保护区。

(3)坚持扬弃继承、转化创新原则。充分发挥客家文化的濡化育人作用,深入挖掘客家文化蕴含的价值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不断丰富和发展,将保护传承客家文化融入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中,提高人民的思想觉悟、道德水准、文明素养,提高全社会的文明程度。

(4)坚持开放包容、互学互鉴原则。尊重其他社区、群体、个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港澳台同胞,以及世界华侨华人开展客家文化交流,促进文化认同、增强民族凝聚力。积极参与世界文化的对话交流,吸收人类文明成果,以我为主,为我所用,取长补短。

(5)坚持统筹协调、科学规划原则。加强党的领导,发挥政府政策支撑、法律保障、经费支持的主导作用,发挥人民群众保护传承文化遗产的主体作用,充分调动全社会的积极性创造性,形成合力,共同建设好保护区,共享文化生态保护成果。要长远规划、分步实施,点面结合、讲求实效。要将保护区建设工作纳入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纳入当地党委、政府的考核评价体系。

4.4规划思路

(1)规划思路:“134”,即“一个核心”“三大抓手”“四个结合”

按照“一个核心”“三大抓手”“四个结合”的思路,全面推进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建设:

——以保护客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核心”,立足客家文化遗产存续状况和保护实际,坚持文化生态整体活态保护理念。

——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代表性传承人保护和重点区域保护为“三大抓手”,保护客家文化的真实性、完整性,促进客家文化的传承发展。

——与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和传统村落保护、乡村振兴战略、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文化与旅游融合四个方面相结合进行关联性互动保护,统筹规划、分步实施,扎实做好保护区各项工作。

(2)空间布局:8大片区、38个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

根据闽西客家文化多样性丰富性特点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地理分布状况,以及保护传承的实际状况,确定保护区的保护格局。

——将保护区划分为龙岩市长汀、连城、上杭、永定、武平和三明市宁化、清流、明溪8个客家文化保护片区。

——在8大片区中首批选择38个乡镇、村落、街区,作为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


第5部分  保护范围与对象

5.1保护范围

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的保护范围为古“汀州八县”即现行龙岩市的长汀县、连城县、上杭县、永定区、武平县和三明市的宁化县、清流县、明溪县行政区域。保护区面积约1.94万平方公里,人口数量292.1万人(2018年末)。

5.2保护格局

根据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地理分布状况、存续现状,以及闽西客家文化多样性丰富性特点,将保护区划分为8个保护片区。

各保护片区中,结合文化遗产存续实际情况,选择若干自然生态环境基本良好、传统文化生态保持较为完整的街道、社区或乡镇、村落等,作为实施整体性保护的重点区域。规划首批划设38个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见表5-3 保护区首批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

(1)长汀客家传统音乐、技艺、民俗与名城文化保护片:该片区留存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公嫲吹1项,省级项目九连环、刻纸龙灯、酿酒技艺等5项;市级项目38项,主要有汀州客家古乐、玻璃子灯制作技艺、豆腐干制作技艺,以及百壶宴、闹春田、百鸭宴、打石公、祭祖、各种庙会等习俗。

该片区划设5个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着重营造客家民俗、客家音乐、客家舞蹈、红色文化与历史文化名城(镇、村)融合的文化生态保护区。

(2)连城客家传统节庆、传统工艺与古民居文化保护片:该片区留存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闽西客家元宵节庆、雕版印刷技艺2项,省级项目闽西客家春耕习俗、连城拳、连城宣纸(连史纸)制作技艺、连城四堡锡器制作技艺、连城地瓜干制作技艺、连城提线木偶戏,以及市级项目游公太、游大粽、传统木结构建筑营造技艺等。

该片区划设6个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着重营造客家节庆文化、客家传统工艺文化、红色文化与客家历史文化名镇(村)融合的文化生态保护区。

(3)上杭客家传统戏剧、体育、祭祖与谱牒文化保护片:该片区留存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上杭傀儡戏、田公元帅信俗、上杭女子五枚拳、树叶吹奏技艺4项;市级代表性项目35项,主要有祭祖习俗、祭孔仪式、客家山歌、上杭萝卜干制作技艺等,其中祭祖、祠堂、族谱构成上杭客家崇宗敬祖文化。

该片区划设5个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着重营造传统戏剧、音乐、体育文化、客家宗祠文化、红色文化与历史文化名镇(村)融合的文化生态保护区。

(4)永定客家传统技艺、艺术、民俗与土楼文化保护片:该片区留存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客家土楼营造技艺、万应茶2项,省级项目土楼楹联、客家山歌2项,市级项目五色锣鼓、唢呐吹奏、坎市打新婚、高陂迎春牛、湖坑作大福、高头舞龙灯、菜干制作等39项。

该片区划设5个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着重营造客家传统技艺、客家传统音乐、客家民俗、红色文化与世界文化遗产土楼融合的文化生态保护区。

(5)武平定光佛信俗文化保护片:该片区留存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定光佛信俗、民俗绝技2项,市级项目中山(武所)十八子糕点、猪胆干制作技艺、多人船灯、马灯舞、香火龙等18项,以及中山(武所)的“客家百姓镇”文化习俗。

该片区划设3个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着重营造定光佛信俗、民俗绝技、红色文化与客家传统村落融合的文化生态保护区。

(6)宁化客家祭祖大典、传统工艺与宗祠文化保护片:该片区留存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石壁客家祭祖习俗1项,省级项目客家山歌、古游傩、伏虎禅师信俗、擂茶制作工艺、木活字印刷术、玉扣纸制作技艺6项,以及市级项目牌子锣鼓、延祥花灯会、老鼠干制作技艺等9项。

该片区划设6个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着重营造客家祭祖、传统工艺、传统音乐、传统舞蹈、红色文化与历史文化名镇(村)融合的文化生态保护区。

(7)清流客家传统舞蹈、传统音乐、民间信俗、传统技艺文化保护片:该片区留存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李家五经魁、欧阳真仙信俗、十番锣鼓、豆腐皮传统制作技艺、打锡技艺、拔龙灯6项,市级项目赖坊祭祖、三角戏、明笋干制作技艺等10项。

该片区划设6个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营造客家传统舞蹈、传统音乐、民间信俗、传统工艺、红色文化与客家传统村落融合的文化生态保护区。

(8)明溪客家民间信俗、传统工艺文化保护片:该片区留存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惠利夫人信俗、肉脯干制作技艺、宝剑锻造技艺、微雕技艺4项,市级项目宫廷打击乐——十二换等5项。

该片区划设2个整体性保护重点区域,打造客家信俗、传统工艺、民俗、传统音乐、红色文化与历史文化名村融合的文化生态保护区。

5.3保护对象与内容

文化生态保护是动态的保护过程,要根据文化发展规律对保护对象采取动态的保护措施和管理办法。要保护好已经认定、今后陆续认定的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和代表性传承人,以及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同时也要保护好与之相关的物质文化遗产、自然遗产以及人文环境。

5.3.1非物质文化遗产

保护区内现有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220项。其中国家级项目8项、省级项目35项、市级项目177项,其区域分布情况如下:市属2项(国家级2项);长汀县44项(国家级1项,省级5项,市级38项);连城县31项(国家级2项,省级6项,市级23项);上杭县39项(省级4项,市级35项);永定区43项(国家级2项,省级2项,市级39项);武平县20项(省级2项,市级18项);宁化县16项(国家级1项,省级6项,市级9项);清流县16项(省级6项,市级10项);明溪县9项(省级4项,市级5项)。

表5-1 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主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表(国家级4批次8项、省级6批次35项、市级6批次177项,共220项)

类别

序号

项目名称

级别

保护单位

龙岩市(共2项:国家级2项)

传统

音乐

1

十番音乐(闽西客家十番音乐)

国家级

龙岩市艺术馆

传统

戏剧

2

闽西汉剧

国家级

龙岩市汉剧传习中心

长汀县(共44项:国家级1项,省级5项,市级38项)

民间

文学

3

汀州客家童谣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4

汀州胡瞎哩的故事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5

汀州公嫲吹的传说《龙凤和鸣》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传统

音乐

6

唢呐艺术(长汀公嫲吹)

国家级

长汀县文化馆

7

三洲长锣鼓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8

汀州客家古乐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传统

舞蹈

9

长汀客家九连环

省级

长汀县文化馆

10

汀州单人船灯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11

马灯舞(长汀)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传统

戏剧

12

闽西客家木偶戏(长汀)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13

汀州南词戏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曲艺

14

汀州唱古文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传统

美术

15

灯彩(长汀客家刻纸龙灯)

省级

长汀县文化馆

16

河田玻璃子灯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17

汀州客家剪纸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传统

技艺

18

汀州客家酿酒技艺

省级

长汀县文化馆

19

三洲玻璃子灯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20

长汀客家菜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21

汀州玉扣纸制作工艺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22

长汀客家豆腐干制作技艺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23

手工米粉制作技艺(长汀)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24

皮鼓制作技艺(长汀)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25

长汀新桥手工细面制作技艺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26

长汀豆腐圆制作技艺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27

长汀“麒麟脱胎”制作技艺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28

长汀姜糖手工制作技艺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29

白斩河田鸡制作技艺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30

汀州客家灰雕制作技艺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31

汀州三鲜满丸制作技艺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32

汀州豆酱饼制作技艺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33

汀州牌匾楹联制作技艺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34

长汀河田焖鱼制作技艺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35

长汀芋子饺制作技艺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36

长汀白头公糈制作技艺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37

长汀腐竹制作技艺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民俗

38

伏虎禅师信俗(汀州)

省级

长汀县文化馆

39

闽西客家春耕习俗(百壶宴)

省级

长汀县文化馆

40

汀州客家严婆信俗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41

汀州觋戏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42

长汀童坊闹春田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43

汀州稻草龙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44

长汀濯田百鸭宴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45

涂坊迎花灯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46

长汀四都打石公

市级

长汀县文化馆

连城县(共31项:国家级2项,省级6项,市级23项)

民间

文学

47

《眼前便用》四字读本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传统

戏剧

48

提线木偶戏(连城)

省级

连城县文化馆

传统

体育、

游艺

与杂

49

连城拳

省级

连城县文化馆

50

连城舞青狮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传统

技艺

51

雕版印刷技艺(连城)

国家级

连城县文化馆

52

连城宣纸制作工艺

省级

连城县文化馆

53

四堡锡器制作技艺

省级

连城县文化馆

54

连城地瓜干制作技艺

省级

连城县文化馆

55

皮鼓制作技艺(连城)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56

连城兰花培植技艺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57

客家“九厅十八井”建筑营造技艺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58

客家廊桥营造技艺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59

吊制族谱图制作技艺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传统

技艺

60

四堡银器制作技艺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61

宣和米冻制作技艺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62

新泉豆腐制作技艺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63

哽心丸制作技艺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64

金包银制作技艺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65

珍珠丸制作技艺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66

九门头制作技艺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67

连城木结构建筑技艺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传统

医药

68

连城白鹜鸭药膳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民俗

79

元宵节(闽西客家元宵节庆)

国家级

连城县文化馆

70

闽西客家春耕习俗

省级

连城县文化馆

71

连城庙前红龙缠柱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72

连城河源十三坊游公太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73

北团游大粽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74

璧洲“二月二”游灯笼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75

四堡服饰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76

连城莒溪“出初六”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77

连城冠豸山书院文化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上杭县(共39项:省级4项,市级35项)

民间

文学

78

上杭族谱文化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传统

音乐

79

梨岭山歌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80

梨岭木桐号子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81

上杭竹板歌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82

上杭鼓首音乐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83

上杭唢呐曲(长短声)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传统

舞蹈

84

上杭溪口马灯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85

闽西客家船灯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传统

戏剧

86

闽西上杭傀儡戏

省级

上杭县文化馆

曲艺

87

闽西客家说唱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传统

体育、

游艺

与杂

88

上杭女子五枚拳

省级

上杭县文化馆

89

上杭太源内家拳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90

上杭钟家拳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91

上杭罗家拳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92

客家儿童游戏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传统

技艺

93

树叶吹奏技艺

省级

上杭县文化馆

94

闽西上杭客家木偶雕刻制作技艺

市级

上杭县客家木偶艺术传习中心

95

五龙米酒制作技艺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96

上杭客家艾叶粄制作技艺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97

上杭客家糖枣制作技艺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98

南阳花灯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99

斗笠制作技艺(上杭)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100

上杭竹雕技艺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101

杭梅(乌梅)制作技艺

市级

福建省百果园生态农业股份有限公司

102

上杭客家肉圆制作技艺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103

上杭萝卜干制作技艺

市级

上杭县塔峯萝卜干专业合作社

104

上杭庐丰麦芽糖制作技艺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105

上杭豆豉制作技艺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106

上杭庐丰香灯龙制作技艺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107

陶瓷烧制技艺(上杭)

市级

福建上杭方大陶瓷制作有限公司

传统

技艺

108

糖糕粄制作技艺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109

上杭水碓制造工艺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110

上杭旧县谷坑打铁工艺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111

上杭湖洋新坊棕索编织工艺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112

上杭中都泮糕制作技艺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民俗

113

田公元帅信俗(龙岩)

省级

上杭县文化馆

114

上杭祭孔文化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115

上杭客家崇宗敬祖文化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116

上杭中都打单狮

市级

上杭县文化馆

永定区(共43项:国家级2项,省级2项,市级39项)

民间

文学

117

福建土楼楹联(永定)

省级

永定区图书馆

118

张起南灯谜文化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19

永定客家家训文化

市级

永定区图书馆

120

永定客家民谚文化

市级

永定区图书馆

121

永定烟魁传奇

市级

龙岩市烟草公司永定分公司

传统

音乐

122

永定客家山歌

省级

永定区文化馆

123

永定高陂五色锣鼓

市级

永定高陂北山村

传统

舞蹈

124

永定抚市花篮舞

市级

永定区抚市镇社前村

传统

体育、

游艺

与杂

125

永定下洋大锣鼓吹

市级

永定区下洋镇三联乐队

126

永定凤城十八罗汉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27

永定坎市舞龙

市级

永定区坎市镇坎市街社区居委会

128

永定湖雷母子狮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29

永定客家民间唢呐十盏灯吹奏技艺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传统

技艺

130

客家土楼营造技艺(龙岩)

国家级

永定区文化馆

131

斗笠制作技艺(永定)

市级

永定区古竹乡

132

永定培丰银器制作技艺

市级

永定区万丰华珠宝行

133

永定三堡高粱酒酿造技艺

市级

福建三堡酿酒有限公司

134

永定菜干制作技艺

市级

永定区金谷土楼食品有限公司

135

永定芋子包制作技艺

市级

永定区图书馆

136

永定峰市副榜炉制作技艺

市级

永定区峰市传统副榜炉制作坊

137

永定客家老鼠粄制作技艺

市级

永定区图书馆

138

永定高陂上洋线面制作技艺

市级

永定区高陂上洋村委会

139

永定虎岗风车制作技艺

市级

永定区虎岗镇虎东村

140

永定客家腌菜制作技艺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41

永定柿饼制作技艺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42

永定牛肉丸制作技艺

市级

福建省永兴源生态农业有限公司

143

陶瓷烧制技艺(永定)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44

芋子粄制作技艺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45

永定石花制作技艺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46

永定古竹制铁锅技艺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47

永定虎岗做面摆技艺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48

永定大溪大鼓制作技艺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49

糍粑制作技艺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传统

医药

150

中医养生(永定万应茶)

国家级

永定采善堂制药有限公司

民俗

151

永定凤城师太公信俗

市级

永定区凤城街道下坑社区

152

永定陈东四月八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53

坎市打新婚

市级

永定区坎市镇

154

高陂迎春牛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55

湖坑作大福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56

永定大溪迎关帝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57

永定大溪赛大鼓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58

永定高头舞龙灯闹元宵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159

永定湖雷石坑吴氏松光火罩闹元宵

市级

永定区文化馆

武平县(共20项:省级2项,市级18项)

民间

文学

160

《一年使用杂字文》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161

何仙姑故事传说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传统

舞蹈

162

武平多人船灯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163

马灯舞(武平)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164

香火龙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传统

体育、

游艺

与杂

165

武平民俗绝技

省级

武平县文化馆

传统

技艺

166

“高埔茶”传统手工制作技艺

市级

武平县民主乡

167

簸箕粄制作技艺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168

珍珠粉制作技艺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传统

技艺

169

中山(武所)十八子糕点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170

武平客家“翔翼宴”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171

岩前石灰酥花生加工技艺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传统

技艺

172

仙水冻制作技艺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173

红菌豆腐渣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174

武平猪胆干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175

制作技艺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传统

医药

176

张氏鼻炎膏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民俗

177

定光佛信俗(武平)

省级

武平县文化馆

178

魏侃夫信俗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179

邓坑烧大蜡烛习俗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宁化县(共16项:国家级1项,省级6项,市级9项)

传统

音乐

180

宁化客家山歌

省级

宁化县文化馆

181

宁化牌子锣鼓

市级

宁化县文化馆

传统

舞蹈

182

宁化古游傩

省级

宁化县文化馆

传统

戏剧

183

宁化石门山祁剧

市级

宁化县文化馆

184

水茜木偶戏

市级

宁化县水茜镇沿口村

传统

技艺

185

福建客家擂茶制作工艺(宁化)

省级

宁化县文化馆

186

木活字印刷术(宁化)

省级

宁化县文化馆

187

玉扣纸制作工艺

省级

宁化县治平畲族乡竹业协会

188

宁化老鼠干制作工艺

市级

宁化县文化馆

民俗

189

祭祖习俗(石壁客家祭祖习俗)

国家级

宁化县客家研究会

190

伏虎禅师信俗(宁化)

省级

宁化伏虎禅师文化研究会

191

宁化淮土高棚灯

市级

宁化县文化馆

192

延祥花灯会

市级

宁化县泉上镇延祥村农民用水户协会

193

陈塘闹春田

市级

宁化县石壁镇修齐堂文物保护协会

民俗

194

蛟湖龙王潭祭祀习俗

市级

宁化县湖村镇文化站

195

石壁接珠习俗

市级

宁化县石壁镇修齐堂文物保护协会

清流县(共16项:省级6项,市级10项)

传统

音乐

196

清流长校十番锣鼓

省级

清流县文化馆

传统

舞蹈

197

清流李家五经魁

省级

清流县文化馆

传统

戏剧

198

清流客家三角戏

市级

清流三角剧团

传统

技艺

199

嵩溪豆腐皮传统制作技艺

省级

清流县文化馆

200

清流长校打锡技艺

省级

清流县长校镇文化服务中心

201

清流长校客家服饰制作技艺

市级

清流县长校镇文化服务中心

202

清流刻字艺术

市级

清流县文化馆

203

清流明笋干制作工艺

市级

清流县文化馆

传统

医药

204

李氏摸诊与方药施治法

市级

清流县文化馆

民俗

205

清流欧阳真仙信俗

省级

清流县赖坊镇文化服务中心

206

清流长校拔龙

省级

清流县长校镇文化服务中心

207

清流灵地舞青狮

市级

清流县灵地镇文化服务中心

208

清流赖坊摆五坊

市级

清流县赖坊镇文化服务中心

民俗

209

里田公王祭祀习俗

市级

清流县里田乡文化服务中心

210

清流“过火山”

市级

清流县余朋乡文化服务中心

211

林畲五谷真仙信俗

市级

清流县林畲乡文化服务中心

明溪县(共9项:省级4项,市级5项)

传统

音乐

212

明溪御帘明朝宫廷打击乐——十二换

市级

明溪县夏阳乡御帘村

传统

技艺

213

明溪肉脯干制作工艺

省级

明溪县肉脯干行业协会

214

宝剑锻造技艺(明溪)

省级

明溪县雪峰宝剑厂

215

明溪微雕技艺

省级

明溪朝南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216

明溪客秋包

市级

明溪闽客食品有限公司

217

明溪肖家山锔瓷技艺

市级

厦门市丰青装饰设计有限公司

民俗

218

惠利夫人信俗(明溪)

省级

明溪县道教协会

219

明溪胡坊茶花灯

市级

明溪县胡坊镇胡坊村

220

明溪饶公信俗

市级

明溪县道教协会

5.3.2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区域内现有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76名,其中国家级传承人4名、省级传承人38名、市级传承人34名。其区域分布情况如下:市属10人(国家级1人省级6人市级3人)长汀县8人(国家级1人,省级5人,市级2人);连城县18人(国家级1人,省级7人,市级10人);上杭县7人(省级6人,市级1人);永定区13人(国家级1人,省级4人,市级8人);武平县9人(省级5人,市级4人);宁化县4人(省级2人,市级2人)清流县2人(省级1人,市级1人);明溪县5人(省级2人,市级3人)。

表5-2 客家文化(闽西)生态保护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表(国家级5批次4名省级4批次38名市级4批次34名共76名)

类别

项目名称

序号

传承人

级别

主要传承地

龙岩市(共10人:国家级1人、省级6人、市级3人)

传统

音乐

闽西客家十番音乐

1

钟礼杰

省级

龙岩市汉剧传习中心

2

张堂珍

省级

龙岩市汉剧传习中心

传统

戏剧

闽西汉剧

3

邓玉璇

国家级

龙岩市汉剧传习中心

4

伍银莲

省级

龙岩市汉剧传习中心

5

吴通裕

省级

闽西戏剧研究所

6

陈汉煌

省级

龙岩市汉剧传习中心

7

张莲容

省级

闽西戏剧研究所

8

王其基

市级

龙岩市汉剧传习中心

9

余清龙

市级

龙岩市汉剧传习中心

10

黄雪梵

市级

龙岩市汉剧传习中心

长汀县(共8人:国家级1人、省级5人、市级2人)

传统

音乐

长汀公嫲吹

11

刘秋林

国家级

长汀县河田镇

12

刘润生

省级

长汀县河田镇

13

丘学金

市级

长汀县河田镇

传统

舞蹈

长汀客家九连环

14

童小雄

省级

长汀县大同镇

传统

美术

长汀客家刻纸龙灯

15

彭慕财

省级

长汀县童坊镇

16

张廷玉

省级

长汀县童坊镇

17

彭慕喜

市级

长汀县童坊镇

传统

技艺

汀州客家酿酒技艺

18

林剑波

省级

长汀县五通街

连城县(共18人:国家级1人、省级7人、市级10人)

传统

音乐

闽西客家十番音乐

19

李贞煜

国家级

连城县城区

20

林武河

省级

连城县木偶艺术中心

21

吴景荣

市级

连城县木偶艺术中心

传统

戏剧

闽西汉剧

22

赵秀珍

市级

连城县文化馆

23

谢象荣

市级

连城县朋口镇

连城提线木偶

24

李明卿

省级

连城县文化馆

25

杨滴萍

省级

连城县木偶艺术中心

26

李庆梅

市级

连城县木偶艺术中心

传统

体育、

游艺

与杂

连城拳

27

黄炎林

市级

连城县隔川乡隔田村

传统

技艺

连城雕版印刷技艺

28

邹荧生

省级

连城县四堡镇

29

马力

省级

连城县四堡镇

连城宣纸制作工艺

30

邓金坤

省级

连城县姑田镇

连城四堡锡器制作技艺

31

马恩明

省级

连城县四堡镇

32

邹友成

市级

连城县四堡镇

连城地瓜干制作技艺

33

林云功

市级

连城县林坊乡

34

沈在训

市级

连城县北大西路樟树巷

35

黄德春

市级

连城县隔川乡

民俗

客家元宵节庆(芷溪花灯)

36

黄世平

市级

连城县芷溪村

上杭县(共7人:省级6人、市级1人)

传统

戏剧

闽西上杭傀儡戏

37

王荣昌

省级

上杭县冸境乡

38

刘金寿

省级

上杭县临江镇

39

李艳玉

市级

上杭县客家木偶艺术传习中心

传统

体育、

游艺

与杂

上杭女子五枚拳

40

丘龙秀

省级

龙岩市区

41

丘金莲

省级

上杭县中都镇

传统

技艺

树叶吹奏技艺

42

邱少春

省级

上杭县庐丰乡

民俗

田公元帅信俗(龙岩)

43

梁利忠

省级

上杭县白砂镇

永定区(共13人:国家级1人、省级4人、市级8人)

民间

文学

土楼楹联(永定)

44

陈大富

市级

永定区图书馆

传统

音乐

闽西客家十番音乐

45

李德忠

省级

龙岩市永定区

洪坑村土楼景区

46

张美德

市级

永定区培丰十番音乐

传习中心

传统

音乐

龙岩永定客家山歌

47

李天生

(已故)

省级

永定区湖坑镇

48

张冬梅

省级

永定区土楼艺术团

49

余庆明

市级

下洋侨育中学

传统

音乐

龙岩永定客家山歌

50

 

市级

永定三中

51

罗彦红

市级

永定二中

52

李福渊

市级

永定土楼公司

传统

技艺

客家土楼营造技艺

53

徐松生

国家级

永定区下洋镇

54

李甘生

市级

永定区下洋镇

传统

医药

永定万应茶

55

卢伍龙

省级

永定陈东福山万应茶厂

56

沈洪海

市级

永定采善堂制药有限公司

武平县(共9人:省级5人、市级4人)

传统

戏剧

闽西汉剧

57

刘春英

省级

武平县文化馆

58

林锦福

省级

武平县文化馆

59

钟开贵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60

李玉君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61

李惠珍

市级

武平县文化馆

传统

体育、

游艺

与杂

武平民俗绝技

62

兰如柱

省级

武平县永平镇中湍村

63

兰可凤

(已故)

省级

武平县永平镇中湍村

64

兰德科

省级

武平县文化馆

65

兰春书

市级

武平县永平镇中湍村

宁化县(共4人:省级2市级2人)

传统

技艺

福建客家擂茶制作工艺